• 中药名嵌入诗词韵味浓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8-01 18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我国是一个能诗善词的国家,古代诗词歌赋精美绝伦自不待言,还有不少诗人很善于将中草药名词写入诗词中,耐人寻味。我国中药名称繁多,有风花雪月,草木石虫、六畜五禽、日月星辰、金木水火、天地玄黄,也有酸甜苦辣、轻重缓急、赤白青紫、东西南北、上下左右、春夏秋冬。很多药名既形质兼备,动静相宜,又俗中见雅,立意奇巧,饶有韵味。

  以中药名写成的诗词,虽然不论药理,但信手拈来,巧妙连结,却显示了作者的诗才和药物常识,借用药名中的字义或谐音来表达某种特定的意思。有些诗嵌得自然、贴切,读之耐人玩赏。读起来别有一番情趣。

  宋代扬州的陈亚,是著名的文士,又是一位作嵌药名诗的能手,他的嵌药名诗很多,“风雨前湖近,轩窗半夏凉”(嵌入前胡、半夏二种药)就是较好的诗中名句。他的咏牛诗“地名京界足亲知,托借寻常无歇时。但看车前牛颈上,十家皮没五家皮。”中就嵌入了荆芥(谐音)、无蝎(谐音)、车前、五加皮(谐音)四味药。全诗又紧扣咏牛主题,可谓匠心独运。

  元代名士陈孚的《交趾驿》诗云:“长空青茫茫,大泽泻月色。史君子何来?山椒远于役。虎狼毒草丛,泪如铅水滴。更苦参与商,骨肉桂海隔。问天何当归,天南星汉白。”诗中嵌有“空青”、“泽泻”、“使君子”、“山椒”、“狼毒”、“如铅”、“苦参”、“肉桂”、“当归”、“天南星”十种药名。

  明代冯梦龙是著名的文学家,在他收集的山歌中也有不少是嵌有药名的。如有一首写某女子怨恨情郎的歌云:“红娘子叹一声,受尽了槟榔的气,你有远志做了随风子,不想当归是何时?续断再得甜如蜜。金银花费尽了,相思病没药医,待他有日茴香(回乡)也,我就把玄胡索儿缚住了你!”又云:“想人参(生)最是离别恨,只为甘草口甜甜的哄到如今。黄莲心苦苦里为伊担闷,白芷(纸)儿写不尽离情字。使君子切莫做负恩人。你果是半夏的当归也,我情愿对着天南星彻夜的等。”两歌中嵌入“远志”“当归”“甘草”等十余种中药。

  清初戏曲作家朱佐朝的《莲花筏》传奇中,写到船户之子姚良和山东巡抚之女齐玉符相爱,玉符为试探姚良的心意,提出让他作一首诗,诗中必须嵌入她正在服用的一个药方上的八味药。姚良提笔写成七律一首:“天门冬日晓风飕,浮寄天南红蓼舟。不嚼石莲心亦苦,沉香衾冷梦惊秋。玄胡索去同心带,血泪流红豆未休。半夏拟归云汉去,难教织女会牵牛。”诗中巧妙嵌入了天门冬、天南星、莲心、沉香、玄胡、红豆、半夏、牵牛八味药,同时又把爱慕之情、求婚之意寓于其中,玉符看后很是感动,二人终结伉俪。

  也有在词中嵌入药名的,如清初尤侗曾作《南乡子》词云:“弱骨怯天冬,满地黄花憔悴同。云母屏边休伫立,防风,乌头却是白头翁。自笑寄生穷,愁脉难将草木通。泉石膏肓甘遂老,从容,领取云山药饵功。”词意咏病,词中嵌入天门冬、地黄、云母、防风、乌头、白头翁、桑寄生、木通、石膏、甘遂、肉从容、山药等十二种中药名。

  相思意已深,白纸书难足。字字苦参商,故要槟郎读。分明记得约当归,远至樱桃熟。何事菊花时,犹未回乡曲。

  这首《生查子》仅仅42个字,却一连写出8种药名。谁有如此功夫?他就是宋代人陈亚。曾经做过杭州于潜县令,最后官至少卿。他不仅为官,还十分精通医道,喜欢写药名诗。有一次,一位客人慕名前来,请他写一首药名词。陈亚淡淡一笑,随口吟了上面那首《生查子》。客人听后频频点头称赞,说道:“果然名不虚传,能不能再填一首?”

  “小院雨馀凉,石竹风声砌。扇罢仅从容,半下纱厨睡。起来闲坐北亭中,滴尽珍珠泪。为念婿辛勤,去折蟾宫桂。”

  客人叹服不已,又问:“先生能不能再来一首?”陈亚站起身来,走到窗前,慢慢吟道:

  “浪荡去来来,踯躇花频换。可惜石榴裙,兰麝香将半。??琵琶闻后理相思,必拔朱弦断。拟续断朱弦,待这冤家面。”

  现在算来,这三首词共126字,用药名21个,或写相思,或写闲情,或写离绪,读来都给人一种亲切缠绵之感。但清代《词苑丛谈》中说:这种词偶尔写上一两首还可以,如果填多了,就会令人感到乏味。